Lofton0038.jpg 

從來不是個父母眼中乖乖聽話的孩子。


當然,說不乖也有點言過其詞了,在生活上、職業上及獨立自主性上,我是不用讓我爸媽擔心的,只是我總是沒能按照我爸媽期望的路走。

在我剛進去大學時,我硬是不去選修我爸媽極力贊成的教育輔系,因為我覺得不想走上當老師這條路。大學畢業在工作兩年之後,決定還是要去追求我的夢想:去法國念電影。我還記得那時跟爸媽在客廳開了個小會,我爸媽一直叫我不要去法國,念電影更是萬萬不可。我那時分析去法國唸書的優勢給爸媽聽(例如房租補助、學費更是便宜到嚇人,只是生活費貴了些,但比起美國一年動輒七十萬以上的花費,在當時法國足足便宜了一半。)我爸媽還是很擔心我一個人去這麼遠的地方,尤其是他們都很不熟的歐洲。那時我說了一句話:「從小到大,我都沒唸過真正想念的東西,我真的很想要念我真正有興趣的書。」我爸媽聽完後不說話了,他們選擇放手讓我去念我真的想念的書。

在法國四年求學的甘苦這個也就不用提了,反正是去念自己想念的書,再怎麼苦都要忍下來。只是,我還是沒有膽量跟我爸媽開口說:下週我要去某某國家玩,於是我總是從每個月的生活費中,自己慢慢的一毛一分省錢下來,然後錢存夠了就去歐洲各國遊歷。

我爸媽也很酷,他們從來不是一個會緊迫盯人的爸媽,從我大學獨自離家北上念書開始,我跟我家裡通電話大約每一兩個禮拜一次,回家的頻率更是以季來算,就算到了法國,大概也是兩三個個禮拜一次的頻率。說實在的,我那時真的過著很自由自在的生活,不用跟家裡交代什麼,也不用擔心爸媽三不五時來查勤,也可以隨意背著包包就上路,只是每次在旅途中總是有這麼一絲絲罪惡感,因為沒有事先跟家裡說過就跑出來,但我還是想跟沒來過歐洲的爸媽分想我看到的美景,巴黎鐵塔、西斯汀大教堂、威尼斯的美景、希臘的愛琴海小島、北歐的峽灣景色、巴塞隆納的聖家堂….等。於是我自己發展出了一套報告父母的方式,就是寄旅遊明信片,我把見聞寫下來寄到台灣,等我遊歷完,明信片也早就寄到台南家中,在跟父母通電話時,就不用特別去解釋什麼了。

 

Lofton0021.jpg 

圖:Stamsund海上青年旅館

那時,我來到挪威的羅浮敦島上Stamsund海上青年旅館(詳細內容請見「給島嶼的華爾滋」裡的「海上青年旅館」),因為實在太愛羅浮敦島,太愛這家青年旅館,還有大家和樂融融的氣氛,於是我把在那邊煮了魚頭湯的事寫在明信片上寄給我爸媽。後來,我就忘記這件事了。

直到前幾天我媽收到我的新書,跟我通電話時,我媽跟我提起書中「海上青年旅館」有提到的魚頭湯事情,就說:你那時明信片上寫得就是這件事?是這家青年旅館嗎?我才想起來原來我很久以前曾跟我爸媽交代過這件趣事。

 

Lofton0056.jpg 

圖:在這家青年旅館,釣到魚就是你的晚餐,當然歐洲人不要的大魚頭也就是我煮湯的好材料

我媽說:你能去這麼遠的地方,真的很不簡單。(我感覺我媽快要哭了)但她還是掩飾的很好,開始跟我說她對這本書的意見,例如字體有點小,老人看得有點吃力等等。但我依舊能從我媽的話語中感受到她的驕傲,還有她對這本書的喜愛。但我媽是天蠍座的媽媽,她一定不會在我面前流淚,但有不滿或意見一定會直言不諱。

我也感受到,自從我出了第一本旅遊書「日安‧阿根廷」之後,我媽開始對於我要去旅行這件事情採取比較包容寬鬆的態度,雖然我現在還是離家遠,但是她從「唉呀不要去啦,錢省下來不是很好嗎?」後來改口到「現在有機會去玩就去玩吧」這樣大的轉變,每次都讓我非常的驚奇。

我一直覺得,父母是需要再教育的,因為時代變得太快,老一輩跟年輕一輩看到的世界與經歷不同,我們怎麼能夠硬是要他們接受或完全理解我們所面對的世界,與你自己的人生抉擇呢?但你願意選擇父母替你鋪好的路走,或是他們所期望的方向卻不是你真正喜歡的方向去做?這其中一定有很多的掙扎跟拉距,但一切都能靠溫和的溝通做橋樑,對他們來說,教育孩子是一輩子的事情,對我們來說,怎樣抓住父母的「梅角」(台語),好好跟他們溝通也是一輩子的事情,再怎樣都要珍惜現在能跟父母直接溝通的機會,讓他們瞭解我們的想法,同時也要體諒他們的立場。

我媽在讚美完跟批評完這本書之後,就在我還沈浸在「我媽感動的快要哭了」這個感覺中,她突然話鋒一轉:

「那你都去過這麼多地方,應該夠了吧?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再出去了?」

唉呀呀,我忘了我媽是天蠍座的,一點都不願意妥協,看來我們還是要繼續好好做甜蜜的溝通…。


如果有興趣想一窺【給島嶼的華爾滋】書中所提到的北歐、西班牙、希臘三地小島的故事,可以點以下連結:

博客來購書金石堂購書誠品書店購書

 

幫我推推吧~~感恩  Share[推到Twitter] [推到Plurk]

 

 

 

 

全站熱搜

travel8mon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